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搜尋
查看: 2846|回覆: 0

2003 / 04 / 29 歷史作為一種文化模式(一)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1 10:51:18 |顯示全部樓層
報告:連瑞枝
編輯:蔡偉傑

二編:陳志旗 2012/02

Valeri, Valerio
1990 Constitutive History: Genealogy and Narrative in the Legitimation ofHawaiian Kingship. In Culture Through Time: AnthropologicalApproaches. Emiko Ohnuki-Tierrney, ed. Pp. 154-192.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Press.

作者擅長以土著的文獻進行民族誌的書寫。他在這篇文章中,以合理化的過去來說明歷史是如何被組織的。他首先評論某些人類學家將歷史視為一種靜態的過去,但並沒有重視社會內在的差異性以及複雜性。作者以其夏威夷的例子來說明,一種是典範式的再現的事件,另一種是陳述性的再現。前者是以貴族有的系譜關係來說明一種過去是被組成典範面向;而後者則是由沒有過去歷史的平民則是用口誦的散文體例來說明一些故事。但這兩者共同構成夏威夷過去的連續性時間的歷史。前者是一些原則是必須被包涵的,諸如十代的祖先中必須有一個人是來自中心支系,另外則是一些已經篡位的英雄本身便是有一些神力,如mana,是神奇(magic)的歷史的系譜關係,同時也是獲得王權的證據。但是後來屬於平民的歷史則是以散文體例表達,重視一些過程的細節,包涵了日常生活的瑣事以及故事的情節,還有一些爭論的(argument)歷史。前者是由專人背誦而完成,後者則是口傳故事。前者類似於意識型態,而後者則是日常生活有關的散記,不同的地方與行文脈絡會有所不同。

作者便是透過夏威夷的時間觀來說明,「持續性的時間」如何被重組。

這裡有幾個重要的概念必須提出來再說明:
1.
他提出「持續性的時間」的這個概念;
2.
時間感如何造成一種現在行為的合理性;
3.
人與時間的關係是透過祖先的命名制度;
4.
階序的問題:社會流動與篡位者;
5.
文類與脈絡的問題;

合理的過去(The Legitimating Past

how the past become History?
「建構的歷史:系譜與敘事在夏威夷社會王權合法化的二種模式」。作者認為歷史是與現在相扣連在一起討論的。歷史並不是重複。而過去是透過「現在(present)的再現(represented)」而成為歷史。但是,歷史並不只是社會的再生產而已(如Fortes's and Evans-Pritchard's),作者特別強調歷史有其真實性,有其變化,複雜性以及內在的差異性。同時,他也重視「持續性的時間」作為被社會認知到的事實。在此時,事件是被視為一個可以被認知到的一個對象,如gift的流動所帶動的義務以及在時間性上的再產生的另一層義務。但是「事件」是與「時機」有密切關係的。(有些人會否認暫時性的概念,而簡化成為一種獨特的,強調其類似典範式的面向,但卻缺乏面對為什麼這種事會合法地被接受)。作者強調事件本身必須置放在不同的時間與脈絡中來觀察,而這也筆者提到的另一個在持續的時間中會突顯的所謂的結構體的關係(syntagmatic relations)。

為什麼一個社會會重視「過去」(Past)成為其「現在」行動的合法性的依據?
他將「再現的事件(representation of event)」分為二類,一種是「有條理的陳述的、結構體的」(syntagmatic)關係以及「範例的(Paradigmatic)」關係。這二種關係是相互依存的。他舉了一個世系的例子。作者開始重視時間中的合法性的問題,也就是過去的行為如何造成現在的合理性。但是我們會發現,遙遠的過去可能會被記憶,反而是較近的過去會被遺忘。作者相當重視所謂的「原則」與「持續的時間」。認為二種基本的不連貫性會被認為過去的再現。一是典範性地理解事件,重覆地出現;一是解釋原則的起源以及社會存在的不可置疑性。在這種情形下,事件可以被典範性的理解的,往往被視為是歷史性的,但是如果是龐雜的,異類性的,則會被視為是神話的。而龐雜的事或是異類性的事件可以也可被視為是syntagmatic的。

系譜與敘事

作者透過系譜(paradigmatic)與敘事(narrative,syntagmatic)來說明此二者的對話與相互依存性。前者滿足了貴族社會透過特定的「過去」「原則」維持其既有的社會地位,而平民則會傳誦著不同的文類以及不同的敘事散文。
1.
夏威夷的社會,基本上分為貴族與平民。貴族是與過去建立系譜的人群,而平民是沒有過去的系譜(他們

   不可以有歷史),只能認同現在的附屬於貴族而建立起來的土地使用以及服務與生產的交換關係。
2.
貴族身份的認定是建立在他必須在十代以內溯及至少一個祖先是與核心權力那一支有關,父母雙方皆可。
3.
但是在典範式的系譜關係中往往不會說明社會流動的情形,作者特別說明系譜中往往說明了另一種社會流

   動,低階的貴族可以透過娶高階的女人來提高自己的地位,但是女人在系譜中仍然是只是顯得是附屬性的
   地位。
4.
典範式的系譜關係也不會有叛亂與篡位的記錄,但是在敘事的散文中則會詳細道來。也就是篡位者的歷史

   是由民間來傳誦,而在位者則是典範式的歷史。(Ulu, Pili的例子)典範式的系譜會正確地說明特定的個人
   (英雄)在既有世系中的地位,而不會描述他是如何獲得高的地位的「過程」。這些雖然並不代表是不真
   實的。

接下來來說明這些表達不同階層的歷史的文類是在什麼社會脈絡下被使用。

歷史被視為一場魔術以及一場爭辯(History as Magic and as Argument

Mele koihonnua: genealogical chats v.s. mol'oelo: prose chronicle

系譜頌唱:頌文的演說。melekoihonua chants是對貴族祖先、神以及宇宙整體關係的聯結,並說明人間王朝與祂們的關係,確認人間王朝在社會的中央地位。另有mele inoa chant,是讚頌生殖器的誦文,mele hanau chant是讚頌出生的誦文。後三者的儀式可以用來追溯第一項世系的誦文,而第一項世系的誦文可以擴展他們的主題到後三項。Koihonua也是一個melehanau以及mele inoa:貴族社會中新生兒的出生以及命名制度是作為一種藝術的表演。

1.誦文是由一組建立對比與相同的性質的命名與專有名詞的組成,而形成的有韻文模式。也有其音樂性、美      感的藝術效果。
2.
這些誦文也是有一些具體的效果,諸如何以帶來「豐富又有力量的神奇力量」,是希望帶來一些具體的效

   果與影響。世系的誦文可以用來說明不會斷裂的世系繼承,而這種期望是用命名制度中的誦文,部分是由
   ?部分是基於某些語言的連貫性來予以記錄。而這些內容是在傳達一種世系誦文是一個能夠涵蓋宇宙、人
   類以及自然的整體歷史。最後,貴族世系的名字是在這個脈絡下,最後被誦出的。世系的誦文可以帶來包
   括生育順利,防禦疾病死亡以及增進生育力等等。一個新生的小孩是在誦文中,透過祖先的接受而成為一
   個新生的後代。這是一個貴族的誦文儀式。高、低貴族、誦者與觀眾對此一儀式的各有不同的立場。
3.
需要觀眾的認同。但觀眾在此一儀式中不是消極的角色而已,而是相當重要的成員。因為沒有觀眾就會沒

   有效果。
4.
較狹義的應用:出生的再解釋:只能允許一支系的世系樹,一個有合法性地位的新生兒,仍必須透過誦文

   來再現他的合法性。觀眾,也是普通人,是國王世系的後代,只是沒有在誦文中出現的人。所以這裡有一
   個問題,有些政治上的對立者會認為另一方是反對誦文的擁有者來反對對方。
5.
較廣泛的應用:一個不對的人的出生,是如何被世系誦文所接受?作者舉了在Hikiau temple中的CaptainCook

   被視為Lono神的例子。誦文可以將這些人(外來者或是旁系的篡位者等等)加在神的兒子等等的位置。
6.
誦文本身是一個具有符?的本質。但觀眾為什麼要支持這樣的誦文儀式?因為誦文本身就是一種藝術。充

   滿了美感、音樂。而在另一方面,觀眾會認為有能力做這一場誦文溝通的貴族,便已經充分證明他們本身
   的合理性。簡單的說,這已經是一種信仰。

這已經成為社會普遍的信仰。因為這種世系溯源的信仰,使這整套運作過程得以成立,而也是這套機制,使得篡位者有機會成為正統皇室的可能性。

誦者們不是全然相信這是真實的,或是半真實的。他們這麼作是表達對王室的一種忠貞態度。在打戰時,用以質疑對方世系是虛偽的。即便是用來表達爭論,但仍是在強調其有力的表演方面,而不是爭論本身。

散文敘事較不重視神奇的歷史,反而是重視描述性的,爭論性的方面。

散文敘事是不會有效果的(effect),但仍然是constitutive。這種文類是提供一些既定的合法的王權在獲得王權過程時的一些爭論。雖然敘事者會將世系誦文中的部份用來加強敘事內容的爭議性。對王室而言,維持既有的原則,以及出生的合理性是重要的,但是對敘事故事而言,王朝的持續性並不是核心,反而是社會事實本身,因為社會是依賴一個成功的,統治政府的社會行動。也就是再有力量的王室,敘事故事仍提供了一個「社會的」視野來檢視,並提供另一種統治者的可能性。

結論

1.
回應Bloch對於階序社會中對於「無時間的過去」(timeless present, wholly in the present and theimmediately

   recollected past)的一種回應,他認為夏威夷的例子提出,時間是連續性的與不連續的二部份,其中將
  「改變」是文化地根植於其建構的社會模式之中。文化提供一種改變的可能性與選擇性。
2.
作者反對時間是一個被融解的整體(total fusion),如Bloch所言,因為在他的過去與現在的對等轉喻,由

    mele koihonua所描述的世系中,的確是有時間的差異性,尤其是祖先會有時間上遠近的關係。重要的是
   如 mele koihonua以及mo'olelo的文類中可以發現一種時間的發展,以累積的、漸進的方式進行,而不是重覆
   的。世系的誦文與散文陳述二者之間的差異在於,前者是重視生殖措辭(指出生的儀式)過程,後者是在
   社會行動。
3.
人們對於過去的再現有二種可能性,一是虛構的,一種是真實的自覺,雖然這二種都是文化的,但是因為

   人們因為不同的利益,不同的經驗會有不同的方向的描述。作者認為利益與再現(authentic consciousness   的係會比被扭曲效果(distorting effect,指的是false)還要大。

討論
1.
不同階層有不同的「時間感」。對此,也有不同的表達形式。那麼「神話」在時間感的需求中扮演了什麼

   角色?
2.
同一個社會可能包含了許多不同層次的時間感需求,諸如中國地方社會普遍流行的家譜,與其王權階序決

   定其世系的歷史在社會中的合理性;或是說在村廟的節慶儀式,又呈現另一種時間與人的關係再現。作者
   在這裡所提到的利益所造成的新的對歷史的詮釋(所謂歷史的再現),可說成是,在利益不矛盾的情形下
   ,過去的再現可以形成「多重的時間觀」。尤其在擁有多元文類的複雜社會中(擁有口傳的、儀式的、文
   字的[官方的文字以及民間的文字版本]、建築物等等)。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GMT+8, 2020-10-21 16:09 , Processed in 0.029382 second(s), 11 queries .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版權所有© 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