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搜尋
查看: 2501|回覆: 0

2003 / 05 / 02 歷史作為一種文化模式(二)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1 10:52:52 |顯示全部樓層
報告:李健菁
編輯:蔡偉傑

二編:陳志旗 2012/02

Ortner, Sherry B.
健菁
1990 Patterns of History: Culture Schemas in the Foundings of Sherpa ReligiousInstitutions. In Culture Through Time: AnthropologicalApproaches. Emiko Ohnuki-Tierrney, ed. Pp. 57-93.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Press.

關於文化在歷史中的角色以往有許多討論,其中的觀點可分為兩類:有些學者將文化視為次要的象徵性角色,作為社會現象的指標(如集體認同),而鮮少從模式(model)的觀點來討論。另一種看法則將文化視為模式的運作,以思想、感情、行為等形式,在社會與歷史發展形塑的過程裏扮演重要角色。主張前一種看法的學者如Ricahrd G. Fox,以所謂文化學(culturology)的概念,從錫克族(歷史)的研究佐證,質疑文化具有慣性和強制性,並提供滋生種族主義的機會。本文作者Ortner不同意此種論述觀點,對Fox提出若干批評。

Ortner
認為Fox被「文化限制」的想法所困,亦即,文化可能被一種觀念所限,而此種限制與保守的政治取向有關,這種錯誤的態度反而助長族群暴力。另外,Ortner指出Fox引用Max Weber的觀點討論印度主義的保守性,卻沒有採用許多當代社會學者和人類學者討論亞洲宗教的相關作品,同時他也忽略了許多1970年代後期象徵人類學(symbolicanthropology)與結構主義的論述。Ortner認為Fox否認文化在歷史中的積極角色之立論基礎大都不確實。Fox主張文化在歷史演變中大多扮演消極的角色,而這種觀點也被不少人類學家接受,因此有必要再詳加檢視。

Ortner
認為文化可能在政治上反映出消極性,正因它也在歷史中有積極的力量。文化必須明確地選擇和塑造,因它具有這兩種力量。換言之,若我們想辨識文化運作的策略,就必須察覺文化的力量。在這篇文章中,Ortner試圖提出不同於Fox的看法,亦即強調社會和歷史理論的文化性。

Ortner
在此文中透過文化基模(cultural schema)與腳本(scenario)的觀念來分析尼泊爾Sherpas地區的宗教行為和其中所涉及的社會結構與脈絡。Ortnerkey scenario的定義為:在一特定文化中一般的社會互動之外,存在象徵的預設行為模式架構,以促成文化事物的展現。關於文化基模(cultural schema)的概念,以往亦有不少學者闡述相關看法,但早期的論述觀點都過於刻板侷限,有關基模的研究是同時限的,而非關注於跨時限的歷史變遷。並且,多未探究基模複製的來源。亦即,我們只見到這些基模的結構,卻不了解結構的內容。繼之,Clifford GeertzMarshallSahlins也有相關的論述,並且提出cultural pattern of actioncultural script等觀點,主張歷史本身有一重要部分被文化形式(cultural forms)所左右,不過,這些看法仍有未解決的部份,也正是Ortner所欲著力之處。亦即,文化基模是以不斷被複製的特定行為實踐為基礎,這點可與Bourdieu所言"thereproduction of habitus"的說法互相呼應。文化基模所體現出的主導性,是將不同的文化行為納入特定的敘事型態裏,並藉由文化故事的象徵來傳達。此外,基模也經由英雄故事或重要的文化成就,以表明對這些特定行為的肯定價值。

Ortner
在此文中透過Sherpas地區建立佛教寺院的行為,討論存在於事件之後的力量,亦即從文化向度探討這些寺廟被建立的理由與方式。寺廟在Sherpas地區為重要的宗教事件,而此地於19世紀中葉為英國殖民地,經濟曾有快速發展。在這個研究個案裏,Ortner討論的對象為"bigpeople",即當時社會較富裕者,它們有些成為稅收的管理者,執掌經濟大權。Sherpas地區的寺廟興建者中即有若干具有此種身份。至19世紀末葉這些富者益富,對當時的政治環境形成威脅,他們面臨來自上層與窮人的壓力,而建寺則提供了富人解除此種困境的管道,增加正面的社會評價與富人生存處境的正當性。

Ortner
檢視有關建寺的敘事脈絡,認為其中存在一些固定的形式(pattern)。它們在某些儀式與社會行為中又會重現,而在20世紀初期這些活動透過建寺達到高峰。這些基本的敘事情節架構包括:競爭離開、得到保護者擊敗競爭者失敗者離去建寺。以下從幾個例子說明:

例一、Zhung temple的建立:代表17世紀晚期至18世紀初期的例子。

例二、offering ritual

奉獻儀式也依隨這個基模展開,已得到神靈的庇祐,這個儀式和建寺之間有許多的關聯性。祭壇可視為一暫時的廟宇空間,每次的儀式活動都會搭建一個新的祭壇,所以每次的儀式展演也是一種象徵性的建寺之體現。而奉獻儀式的由來也與最初西藏建寺的傳說有關,這種關聯性說明了一個文化基模在此地被運用的普遍性。

而儀式展演確實是文化基模實踐的重要方式,甚至比講述故事的文化複製力量更強,因儀式比較經常且規律的被展演,若停止舉行可能會有擔心邪靈出現的恐慌。此外,儀式經常是在強烈的情感狀態下舉行,如葬禮或節慶的場合,因此也顯現儀式是文化基模複製的重要方式。不過,這種重要性也會發生轉變。尤其在近年來因旅遊和學術研究的需要,傳說故事被頻繁的講述,產生更深的效果,而同時儀式展演的次數可能較為減少。

而以20世紀的建寺為例,可見此時的富人承續18世紀建寺行為的文化基模,其中雖有少數改變,但基本上仍可看到與政治衝突和建寺相關的文化基模。

例三、Tengboche Temple (Karma's version)

例四、Tengboche Temple (Lama Gulu's version)

例五、Chiwong Temple

在這些故事中,我們看到相同的關係模式重覆出現,而每一個行動者在此基模中以英雄出現。從18世紀至20世紀,同一文化基模被不斷操弄,影響人們的行為與關係之詮釋。這些故事的文化基模所處的影響地位不盡相同。

1.
在例三Tengboche Temple (Karma's version),可見溫和、外在的立場(soft / external position)。主角Karma建廟

   似出於機緣偶然,並非強力。這類故事顯示基模之運作處於外在的位置,利用基模使其行動有正當性,
   如Sangye試圖將修建廟宇的行動與DorjeZangbu和英雄主義相關聯,但實際上可能是受其他因素影響。
2.
強硬、內在的立場(hard / internal position):行動者深受文化基模影響,如例五Sangye建立ChiwongTemple

   的例子,他強烈認同政治與宗教的英雄角色,基模左右了他的行為與事件的發生。
3.中間立場(intermediate position or external/internalposition):為前兩種情況的結合,意指行動者在某些情況中
   可能會受基模影響,但在其他情形中則能與基模重新建立距離。以KarmaSangye為例,他們的兄弟關係
   曾歷經改變,在早期不適用兄弟競爭的模式。文化基模可能從外在被移轉至內在的位置,曾經被使用過的
   模式也可能被放棄。

從上述討論可見,社會改變的過程中有文化模式的存在,基模需藉由人類活動的若干形式,跨越數代被實踐與複製。Sherpas地區建寺的基模包括不同的文化行為與互動,如政治、親屬關係和儀式表現。若行動者和文化基模之間存有距離和選擇性,則行動者也許連結一特定的文化基模,以它作為行動和詮釋的基礎。透過重建距離與解開文化基模的連結,行動者也許能夠更看清自身的文化並尋求改變。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GMT+8, 2020-10-21 15:58 , Processed in 0.029756 second(s), 11 queries .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版權所有© 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