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搜尋
查看: 4408|回覆: 0

2003 / 06 / 13 心理學、比較宗教與社會現實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1 10:58:46 |顯示全部樓層
報告:王明珂老師
編輯:蔡偉傑

二編:陳志旗 2012/02

Girard, Rene
1977 The Origins of Myth and Ritual. In Violence and theSacred. Patrick Gregory, trans.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86 What is a Myth. In The Scapegoat. Yvonne Freccero, trans.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87 Generative Scapegoating. In Violent Origins. Robert G.Hamerton-Kelly, ed. Pp. 73-105.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Press.

大綱:
〈神話與儀式的來源〉

一、先有信仰(神話)?還是先有儀式?從犧牲儀式(sacrifice)探討
對於原始宗教的研究,有兩種理論。早期理論認為儀式起源於神話、宗教信仰;晚期理論認為神、神話、宗教信仰、希臘悲劇以及其他相關的文化形式是起源於儀式。例如Hubert and Mauss對犧牲儀式(sacrifice)的研究中,指出長期以來,不斷重複的犧牲儀式的過程,最終創造了神。但是Girard認為他們的研究並沒有解釋儀式的緣起,究竟最初的犧牲儀式的起源為何?

二、儀式的起源──從犧牲(sacrifice)探討(心理學式的探討)
Girard
認為犧牲儀式的起源於謀殺(murder),在此,謀殺並非指涉某個具體的歷史事件,而是指涉廣泛的布在全世界文化中的犧牲儀式的中心主題。因此作者從儀式作為宣洩暴力的機制出發,提出了一個犧牲危機(sacrificial crisis)的模式,也就是儀式作為一個集體宣洩暴力的機制,能轉移可能發生在社區的暴力,終止了社區可能解構的危機,並且開啟了重整社區的過程。Girard主張犧牲儀式起源於暴力(violence),並成功地將暴力轉移發洩在代罪羔羊身上,使社區排除在暴力之外,文化更為蓬勃發展。這顯示暴力是維持文化秩序各種規範(如婚姻規則、禁忌)的間接來源。所有人類行為都是發生在社區中暴力的變形。

Girard
的假設:儀式的目的是使代罪羔羊(surrogate-victim)的機制得以不斷的合理重現,儀式的功能是將暴力排除在社區之外。

儀式的幾項特點:
1.
儀式將個別暴力行為,提升為集體暴力層次。原本是個別的、自發的、單一的暴力,通過儀式,將所有不

   可掌握因素轉變為一種事先計畫、安排好的慣習(如時間、地點、代罪羔羊的選擇,技術性的緩和原先的
   暴力程度),並且成為一種集體宣洩暴力的行為。
2.
儀式需要有集體參與的節目(如眾人踐踏、侮辱犧牲的舉動或最後的分食),因為齊心一致的參與關乎儀

   式的效力。同時也體現出社會結構的階層關係。
3.
犧牲儀式有兩種代罪羔羊:整個群體成員的替代(substitute for members in community來自于社區內。儀

   式性的替代(ritual substitute來自于社區外,其意義是加疊在前種代罪羔羊之上。

三、儀式、神話的相互呼應──具有相同的起源(都是對暴力、禁忌的一種宣洩機制或闡述)
1.神話中出現的競爭、比賽、考驗等情節,如同是將相互暴力reciprocal violence轉變為齊心一致的行為。
   (奧德賽神話)
2.
如希臘悲劇Oedipus中所犯的亂倫和弒親情節,同樣出現在其他文化儀式中(不論是象徵性的或實質的)

   ──如非洲的登基大典或再生儀式。
3.Oedipus and Pharmakos
(字意上就有解藥和毒藥的雙重意義)具有雙重性(有罪的、污穢的/半宗教性的

   、崇敬的),如同犧牲儀式的代罪羔羊,被眾人侮辱、踐踏,經由儀式性的死亡,轉變為神聖性的祭品。
   又如非洲的登基大典或再生儀式,君王在儀式之前,要作些脫離常規的事,如吃禁忌性的食物、象徵性或
   實質性的亂倫行為,用血或穢物塗抹在自己身上,並在儀式中接受眾人羞辱、撻伐,最後以象徵性的死亡
   或行刑結束,達到狀態的轉變(不育/多產;枯萎/肥沃)、社會結構重整、文化再生、淨化的目的。──
   如同特納的仲介過程,作為過渡到下一階段的轉換。

四、亂倫作為一種禁忌,儀式和神話不斷出現這個主題,顯現它是一種共同的心理現象,弗洛依德以性壓抑,來解釋亂倫的消逝。然而,作者認為亂倫應該在儀式的脈絡下做解釋,亂倫禁忌在儀式中展演,不但有實質的效力,同時也有象徵性的意義。

內容:

我曾注意到,在歐美學界有一對較小或較親近的社會群體內之敵對、衝突與相關「邊界」或「區分」之研究傳統。各位或知道我指的是1960-80年代NorbertEliasMarry DouglasPierreBourdieu等人之研究。後來我繼續讀下去,便發現Rene Girard這位「奇人」。我如此稱他,因為我不熟悉他的研究領域範圍,也因為他提出一些有趣的想法,但其邏輯卻是無論在我的人類學或歷史學知識中都是難以捉摸的。後來我才知道,他的領域是宗教哲學、文化研究、文學批評或古典研究,這都是我不熟悉的;但我也由他的著作中,略了解此「行道」的內涵──混合歷史研究、人類學民族誌知識、比較古典文學、心理學、宗教哲學等等。無論如何,他是歐陸人文學傳統下的產物,在我們受美國式學科訓練的人來說,當然是有點瞻之在前又忽焉在後了。後來我知道,不只是我有此想法;他在西方學界也是頗受爭議的人物。請參考http://www.cottet.org/girard/desir1.en.htm

我由其1972年之名著說起。TheOrigin of Myth and Ritual是本書第四章,From Mimetic Desire to the Monstrous Double是第八章。在首章,他提出「犧牲」(sacrifice)的意義是為了取代或消解所有群體成員的罪、恐懼、威脅與毒等等。作為犧牲者,與其所取代之人或物件間有一種相似性。他們又有一種特質,或是外來者,或處於群體邊緣。犧牲的功能因此在於撫平群體內的暴力與衝突。作者又認為,犧牲儀式流行於司法審判體系未確立之社會中;犧牲儀式與司法審判體系有類似功能。儀式將不潔的轉為潔淨;犧牲也因此帶有神聖性。土著以去人化的神聖性來認知暴力,因此暴力是神聖的核心靈魂(Violence is the heart and secret soul of thesacred)。他又提及「性」與「暴力」的交互轉換;在犧牲儀式中,被purified的不只是暴力也是性混亂。第二章,The Sacrificial Crisis是指,文化秩序在於一些重要的區分體系,Sacrificial Crisis便是指兩種危機,一是純淨與淨化間之區分受破壞之危機,以及相似所造成的區分模糊危機(此部分是為第八章Mimetic DesiretheMonstrous Double之概念預告)。

The Origin of Myth and Ritual這章中,他提出一個關於神話與儀式的起源理論。他認為有一個真實的殺戮事件,不一定是很古以前的單一事件,而所有後來的犧牲儀式都是重複此一殺代罪羔羊的事件;羔羊替代已為「神」之原始被殺者來洗清所有的暴力與毒。儀式中的犧牲用以取代「代罪羔羊」(surrogate victim);「代罪羔羊」又取代另一些外界的暴力。他以許多的神話為例,說明神話起始之英雄或魔的混合性、不潔性與毒性。如他指出,王室的亂倫是一種犧牲儀式,以王室之污染與淨化來救贖整個社會人群。

最後我要跳到本書重要的一章,From Mimetic Desire to the Monstrous Double。這看來雖與神話或儀式起源無關,但卻是其理論很重要的一部份。也就是,如何由社會微觀過程來解釋所有這理論中的「暴力」、「仇恨」與「恐懼」的起源。我認為Rene Girard最大的貢獻在這方面,而非他那些受爭議的儀式與神話起源理論;這也是他可與一些偉大的社會與人類學家之研究相聯結之處──前面所稱的「親近人群」間的情感與恐懼等研究。mimetic desiremonstrousdouble是相對的兩組概念。前者指我們模仿他人欲求的欲望;後者,相反的,指我們視模仿者為自己的魔性化身,因他破壞了「我」之界線而成為被敵視與仇恨的對象。作者以此解釋被視為代罪羔羊者,為何被恐懼與受群體暴力相向。

Scapegoat一書的Whatis a Myth章中,作者強調神話的texts來自於realcircumstances of the texts coming into being;事實上也是說textsin context。另一個觀點便是注意到form的問題;神話的form,賦予敘事特別的意義,如比起歷史敘事來它不可信。

無論如何,Rene Girard由世界各地神話中建立一個「代罪羔羊」理論;他認為「暴力」以及用「代罪羔羊」遏止暴力是人類社會的特質,也是許多宗教與犧牲儀式的根源。社會中各親近的個人與群體之間,由於彼此相似而破壞了重要且必要的區分,造成人與人之間或諸人群之間的緊張、衝突與暴力。以暴易暴造成社會衝突無法遏止,解決之道便是集體施暴於一「代罪羔羊」,如此社會群體的和諧與團結可得到保障。許多人類社會的神話與儀式便是反映或重覆這起始的「殺戮代罪羔羊事件」。在一篇論文(Girard 1987: 73-105)中,Girard綜合自己過去的看法,進一步以此解釋人類社會的神話、宗教與相關儀式的起源。他舉例分析這一類神話的共同特質:

1)社會的擾動;
2)某外來者常先被當作拯救者,然後成了代罪羔羊;
3)民眾對之施以集體暴力;
4)民眾對之施以集體暴力;
5)使之重生;
6)圓滿的結局──他們成為神或神聖的祖先。

Violence and the Sacred中,他在結論中提及No attempt will be made here to consider theJudaeo-Christian texts in the light of this theory, or vice versa; that must beleft to a future study.

Rene Girard
用「代罪羔羊神話」來詮釋人類,或部分人類的,宗教、儀式或始祖神話的起源。然而在他所舉的例子中,很少能完全符合他所建構的模式:社會騷亂外來者被怪罪集體暴力重生成為神;似乎是許多不同的神話間的「相似性」被選擇、類比,形成此理論模式。然而聖經中的耶穌故事倒完全符合其理論。因此我們可以懷疑:是否一個在西方基督教文明中根深蒂固的「神話」(或歷史),影響此文明中學者閱讀世界其它神話時所得的「經驗」,以及根據這些經驗記憶(以及其他西方學術界所提供的記憶)所建構的世界宗教與儀式起源的「歷史」?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GMT+8, 2020-9-22 12:04 , Processed in 0.042263 second(s), 11 queries .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版權所有© 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