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搜尋
查看: 1914|回覆: 0

2003 / 12 / 10 考古、族群與認同(二)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1 11:07:33 |顯示全部樓層
報告:胡川安
編輯:蔡偉傑

二編:陳志旗 2012/02

Kohl, Philip L. & Clare Fawcett
1995 Archaeology in the Service of the State: Theoretical Considerations. InNationalism, Politics, and the Practice of Archaeology. Philip L. Kohl andClare Fawcett, eds. Pp.3-18. Cambridg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這本論文集最主要在檢視民族主義與考古學之間的關係,它是1990年在芝加哥召開的美國人類學會議上所發表的論文,最主要討論的是民族主義、政治與考古學實踐的關係。


1.Archaeologists in the service of the state
這本論文集當中最主要關心的是那些濫用民族主義與考古學關係的地方,包括那些強調文化和種族優越的以及對其他國家「自古」即擁有領土主權的地方。誠如Silberman指出的,考古學似乎不可避免的成為政治的事業。但是考古學與民族主義之間的關係結合到什麼樣的程度才是過度的呢?
考古學與國家政策聯繫的太過緊密很容易使之忽視證據和助長族群團體的榮耀。諷刺的是,當考古學減少它的政治色彩,在一些基礎研究上的支持就變少了。然而考古學家應該怎麼辦呢?同樣的,有一條界線在那,考古學家應該瞭解到他們證據的限度和他們能重建到什麼程度。就如同在高加索的考古學,考古學家應該注意到他們工作上的政治危險性。


2.Archaeolog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 identies
考古遺址是相當強而有力的民族象徵。現在人經常願意為保有它們而相互爭戰,考古學和古代史有助於佔領過去是他們的領土。因為考古學做為一個專業的訓練大概和民族主義興起的時代相同,在研究古老的東西與民族意識的發展之間有關聯。民族意識如何發展成現在所見的這個樣子必需透過歷史的考察,霍布斯邦認為民族主義者創造了國家。
考古資料或是史前資料天生的模糊是提高濫用它的可能,這樣的危險性,作為歷史學者的霍布斯邦曾經比喻:歷史學家和民族主義的關係就好像毒品的種植者和癮君子之間,我們提供原料給市場。考古學也是如此,今日蘇聯很多激烈的民族運動導因於考古學家和古代史家。


3.The underacknowledged topic of nationalist archaeology
考古學和民族主義之間的關係相當明顯,幾乎每個考古學者應該都會意識到這個問題,為什麼這個課題仍然無法引起學者的興趣呢?作者從考古學思想的發展來看這個問題。
文化-歷史學派、過程學派。
Trigger和Hodder指出所有的考古學派,從文化歷史學派、過程學派和後過程學派都是在整體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的脈絡當中。也就是在這時,產生比較多這樣的作品。

4.Archaeolog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future identities
考古學的重建並不僅止於民族的認同,民族國家畢竟只是近代的產物。最近,像歐洲考古學雜誌有意識的超出民族國家的界限,有學者已經指出,我們需要調整傳統的考古學以適應未來的歐洲,並防止戰爭沙文主義的復活。歐盟的形成,考古學將來會如何適應新的政經體制以及建立新的認同呢?

討論:

1.中國文明探源工程的思考。近二十年來,關於中國文明起源的討論又成為考古學界相當熱門的話題。追溯其原因,可能有外在和內在兩個交互影響的因素。其外在的因素在於自1949年以來,歷史文物與考古發現常成為民族在歷史上的偉大象徵,隨著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逐漸與外界恢復交流,經濟生活逐漸好轉,民族自信心也隨之恢復。而考古學家研究的範圍在於「歷史上生活在960萬平方公里中華大地的56個民族的先人們」。考古學在中國成了一種愛國主義的象徵。
而考古學內部的因素,我們則可以從兩個層面考慮這個問題,即中國考古學家問問題的方式和解決問題的辦法。或許我們可以思考張光直先生晚年所說的:「文明的起源」這一類的主張往往是「民族主義考古學家」問的問題,並不是說這樣的問題是錯誤的問題。只是從大陸以動員大批專業人員從事「夏商周斷代工程」和「中國文明起源」工程的進行與其說它是一種學術上的衝動,還不如說是一種民族主義的衝動(夏含夷語)。而中國考古學家解決問題的方式常以參照文獻的方式解決缺乏歷史記載的年代,慣常的將中國歷史推到夏代,新石器時代則用三黃五帝,繼續以一種線性編史的方式做猜謎式的解答。這種解決問題的方法往往會造成如Robert Begley所說的危險:文字記載對歷史學家來說有雙重的危險,它不僅僅告訴考古學家朝那個方向操縱考古材料使之與傳統保持一致,而且他也告訴我們應該看哪些東西。

2. 請看附件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GMT+8, 2020-8-9 21:34 , Processed in 0.028207 second(s), 11 queries .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版權所有© 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