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搜尋
查看: 2288|回覆: 0

2008 / 01 / 02 中國帝國與邊疆一(一)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1 15:25:47 |顯示全部樓層
報告:葉乃婕
編輯:蔡偉傑

二編:陳志旗 2012/02

Hostetler, Laura
2006 Introduction: Early Modern Ethnography in Comparative HistoricalPerspective. In The Art of Ethnography: A Chinese “MiaoAlbum.” David Deal and Laura Hostetler, trans. Pp. xvii-lxvii. Seattle: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早期當代民族學的歷史比較視野:中國清朝、日本江戶與鄂圖曼土耳其。
分析文本:皇清職貢圖與百苗圖
分析文本:Ainu繪與蝦夷誌
分析文本:鄂圖曼土耳其藝術
結論

早期當代民族學的歷史比較視野:中國清朝、日本江戶與鄂圖曼土耳其。
1.
對於異己的描繪與記錄,構成早期民族學的基礎
2.
非歐洲社會之專利
3.
中國、日本、鄂圖曼土耳其提供比較性視野


分析文本:皇清職貢圖與百苗圖
1.
分析文本:皇清職貢圖與中國的異己論述傳統:山海經
2.
現實的中國異己論述傳統:職貢圖(異方獻寶,萬方來朝)
3.
近代中國異己論述:三才圖會
304
幅圖繪
漢滿雙語書寫
已知世界總說
關於貴州---苗蠻圖(百苗圖)
封疆大吏負責編輯
自雍正晚期開始,至乾隆成書
記載82個族群資訊
體例:異己特殊風俗再現的文字描述
圖像:一男一女
呈現:政治與文化並重的雙重清朝(天朝)秩序
可信度:由道聽塗說到可信觀察
基礎:中國方志書寫傳統
政治社會背景:明清前期土司制度
雍正:改土歸流。
百苗圖等方志書寫,成為流官掌握現地民情風俗的重要資訊。
作者、年代不可考,但約略於雍正年間出現
邊疆風俗的展現:新領土貴州、雲南、廣東、湖南、台灣、海南
自然民情風俗的呈現
甚麼是苗?
苗蠻—18世紀貴州非漢族群之總稱
苗: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民族
苗:分布於中國西南與東南亞,被稱為Hmong的民族
甚麼是漢?
漢王朝(公元前206-公元220)
文化乎?種族乎?
孫文革命提出漢滿蒙回藏苗瑤的民族主義
繪圖起源:宋代山水花鳥畫
耕織圖:以詩配畫
明清旅行文學盛行
1673-1692
貴州通志成書,異己文化意象開始塑造
十殿閻王http://www.taoism.org.hk/taoist-immortal/guardians-of-hell/pg3-7-2-ten.htm
Lothar Ledderose
指出,十殿閻王畫像。套圖,相同意象的再複製。
畫工作坊集體合作
非漢意象的呈現:行為風俗、髮型、衣飾、族群名稱
繪畫產業,體裁的採借、畫工的想像與創作、相似的繪畫風格(pl8,pl9,pl10)
繪本的功能:美術、收藏
1860
年代逐漸流傳至西方
1608
年,黔志
1673,1692,1741
年的貴州通志版本,所提及的非漢族群數目由30,31增加到38個。1834年的黔志增加至82個。
沿用至今的族群:苗
細分的族群:花苗、黑苗、白苗
地理資訊的提供(幫助流官瞭解狀況)
文化距離的呈現:與漢人同
禮與文化距離,構成了漢人在20th,西方民族主義傳入之前的異己概念。
民族天性(刻板印象)的型塑?
禮俗的記錄

Album Texts
婚姻:婚姻關係、貞潔觀念
死亡:屍體處理、喪葬儀式、信仰、寡婦問題
飲食:煮食手法、食材選擇
語言:文字使用、口音差異
其他
Ainu-e: Japanese Illustrations of the Ainu People
蝦夷(北海道)

德川幕府與新井白石

愛奴繪(アイヌ絵)

新井白石
蝦夷志-長衣
蝦夷志附圖
Ethnographic Representation in Ottoman Art
土耳其人繪畫作品在對異民族的描繪與意象呈現上,不盡成熟,所以會有民族圖像識別上的困難。
但是提供許多不同民族的人物、服裝、職業、建築等各種生活形貌。
Nakkahane
Levin等作品描繪出當時對於對各疏方異域的初步概念,並提供日後對該地區研究的材料。
Abdulcelil Çelebi / Levni

結語:
有關中國西南民族的手繪本、日本的愛奴繪以及土耳其帝國圖像使用的手法雖然大不相同,但是在內容上仍有某些有趣的地方可供比較。這些圖像幫助讀者得以認識那些住在遠處、確實存在卻遙不可及的Other peoples,幫助形成他/我的概念並加以分類。圖像重現了文化差異、將概念具體化,同時也在早期國家的人民控制上產生相當的影響。儘管歐美對於他者的概念受學術上的關注,但是歐美之外其他地區的早期現代國家,在擴張時期,若要有效控制「邊緣民族」,也同樣必須蒐集這些的資訊。各個民族畫冊是近代民族擴張的一部分,它們的內容常常是原始而充滿異國情調,有時看起來則是具有威脅性的化外之民。《百苗圖》等的製作,讓現在的讀者了解到,對於「民族」的描寫並不僅限於所謂的現代西方國家;對於文化上差異的認知並用作加以辨識不同群體,長期以來都是世界性的現象。

討論:
從史語所早期的出版品中,我們可以察覺前輩民族學者們在建構少數民族知識時,仍會援引皇清職貢圖之類的文獻,作為知識建構的基礎。傳統職貢圖的文本對史語所前輩民族學者到底有多大的影響?而這種職貢圖文本是否也在塑造一種無時間性、無歷史的少數民族他者呢?

中國異己繪本與書寫的詮釋空間,還有其他的可能性嗎?從唐宋前幾乎缺乏專書、偶有邊疆書寫也是寫景不寫人,到明清時代開始有他者意象出現,再到清朝中葉繪本成為他者文本的主流,這種異己他者書寫的派典轉移,有甚麼可以再深入發展的空間呢?

討論前述異己書寫與描繪的典範轉移,是否和唐宋以降,社會中下階層可視性的發展與增強有關呢?我們觀察到美術作品的題材,逐漸由神話人物、帝王將相,擴及都市底層民眾,是不是也逐漸由中心往邊緣擴散?將邊緣人群納入美術描繪當中呢?

繪本的流通機制為何?誰是作者?誰是讀者?掌握這些問題,是否能夠對於他者意象的運作過程有更好的了解呢?

1980
年代興起的西南畫派,是如何成為一種「產業」?又如何完全取代了傳統中國百苗圖的異族意象呢?這種典範轉移的過程,是否能夠幫助我們瞭解原本傳統中華的異己觀呢?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GMT+8, 2020-9-22 12:58 , Processed in 0.035176 second(s), 11 queries .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版權所有© 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