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搜尋
查看: 2641|回覆: 8

2008/11/28邊界研究經典理論(二)上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1 16:49:03 |顯示全部樓層
二編:陳志旗 2012/02

導讀人:白品鍵


閱讀文章:Court society (Elias)
Reflexive Historical Sociology Routledge Studies in Social and Politic al Thoughtby Arpad Szakolczai (Author)

Court society (Elias)
宮廷社會

壹、 作者介紹

Arpad SzakolczaiCollege of Arts, Celtic Studies and Social Sciences So ciologyUniversity College Cork

阿爾帕德紹科爾采(Arpad Szakolczai),先後求學於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和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奧斯丁。他在義大利佛羅倫斯的歐洲大學研究所教授了八年社會 理論,現為愛爾蘭科克大學社會學教授。

科克大學(University College Cork) 前身為1845年成立的皇后學院,是愛爾蘭最古老的大學之一。

凱爾特研究學院開設的課程主要針對那些對愛爾蘭的語言、歷史及文化感興趣的學生。

貳、 書籍介紹:

Reflexive Historical Sociology
Routledge Studies in Social and Politi cal Thought譯本: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反思性歷史社會學》在社會理論和歷史社會學的交叉點上開辟了一塊新的理論 領域。作者認為,將埃利亞斯、沃格林、博克瑙和芒福德這些思想家的研究匯聚起來,再聯繫到Weber與福柯的研究,就可以構築起一塊被稱為「反思性歷史社會學」的內在一致的領域。該領域在理解現代境遇方面具有獨特的潛力。

《反思性歷史社會學》由兩個主要部分構成︰第一部分重構了埃利亞斯、沃格林、博克瑙和芒福德四人一生工作的主題與推展力;第二部分探索了上述四人以及柯、Weber在他們最負盛名的著作中包含的對現代性的洞見。作者認為,這些思想家對現代性的洞見和闡釋可以歸納到同一個概念──永久閾限性 這也是本 書作者對現代境遇作出的一個新診斷。

參、 Elias的「宮廷社會」理論

一、 繼承與發展

Elias
Weber的學說都開展於深刻的瞭解「過去與當下的連結」,對Elias而言,也就是把專制王朝的宮廷(Court)與現代文明社會(moderncivil society )做一個務實的比較。

然而Elias絕不是Weber的信徒,他操作Weber的理論不在「語言」裡而在「精神」裡,不使用Weber使用的「教會文本」(canonicaltext)而從「出發點」去揭露他的理論:從哪裡他可以同時顯出weber理論的不足並補足它。

Elias
四個重要術語可以挑出來作例子,分別是習性(habitus)、成形(figura tion)、印記(stamping)、封閉個人(homoclausus)。

「習性(Habitus)」可說是Elias理論的商標,而Weber已經使用此術語在「新教倫理(The Protestant Ethic)」一書中,甚至更為強調。WeberElias使用此術語表達相同的意義以及討論相同的議題,Weber暗指資本主義「精神」其實來自於「習性」的建構,而Elias則在文明的進程中強調:群聚社會中的「基本人格特質」——指宮廷成員的「精神」

除了「習性」之外,成形(figuration)、印記(stamping)也是WeberElias共同使用的術語。他們不是簡單的使用遺產、影響等模糊的字眼,也不是反射性的使用一些制式化方式的描述人類行為,而是從中提煉出一些永恆的概念,從核心的角度觀察人格的組成。

最後一個重要術語「封閉個人(homo clausus)」有特殊的意義。Weber所謂的「箱子裡的自我」,Elias認為這是Weber理論的出發點。Weber的目的與Elias樣,企圖重組長期以來被貼上標籤的現代社會與現代哲學。

這兩個人的相似處從概念的組成延伸到基本的方法論,舉例來說,如「完美的典範(ideal types)」。

「完美的典範」在Weber的社會學中是一個不容易處裡的問題,這裡只能簡單的碰觸一下。一方面,weber思考著以概念建構做為中心的方法論,並反對由創造性思維建構學說。

另一方面,他的歷史分析絕不會被一個圖解或一個抽象概念所限制,他從文化價值中萃取概念聯合成歷史真實,而「歷史性個體」作為其中一個元素:

「歷史思想構成」不是在籠統的抽象法則中緊緊抓住歷史真實,而是在真實的關鍵起源裡找到不可取代且獨一無二的個體

The Protestant Ethic
以及其他書籍都十分接近Elias所關心的典型,具體的,用實際的事物開展。

Elias
以相似的模式著手開展,宮廷社會(The Court Society)這本書開始於細膩的描寫那些十六到十八世紀法國王室所居住的宮殿。同樣的,The Civilizing Process也在引導性討論之後,以Erasmus作為典型引述「文明」這個概念的歷史。

註:德西德里烏斯伊拉斯謨(Desiderius Erasmus史學界俗稱鹿特丹的伊拉斯謨)是中世紀尼德蘭(今荷蘭和比利時)著名的人文主義思想家和神學家。

最後,伊芳萊亞斯不僅使用被Weber開發的概念和方法,而且接收了那些被Weber提出來的問題。Weber把他感興趣的議題定義為「發展的大進程,從不穩定的中古時代到絕對資本主義、工業化的當代」。在這大進程中,他確認了一個重要的元素,也就是他專心處理的目標以及這元素出現的必要條件:「理性主義與反傳
統精神的創造與傳播,以及所有在實踐中被吸收的變化」。他具體指出這樣的研究可能可以獲得兩個極有效的成果:一個「現代科學的歷史」以及一個「現代生活中的歷史」,他著重於經濟的聯繫並明確表示選擇了後者。Elias畢生的事業則在於揭開「發展的大進程」的「動力」,也就是那 現代文明生活典型 出現的力量。

儘管Elias接續處理Weber提出的問題,但他仍對那些歷程中的非經濟方面感興趣,並用不同的概念處理這些問題。

二、 三個問題

Elias
論述文明社會發展中的個體行為,尤其強調其中的「暴力(violence)」部分。

第一個問題是:禮儀行為大崩壞之後的個人行為,在德國,無法想像會有走向野蠻這件事。

第二個關鍵實際上包含在第三章的標題裡:「文明教養與暴力」,這是Elias論的的核心之疑。

這篇文章寫於1961,用德語演講於1981,在1988被譯為英文。在標題顯眼的地方放上兩個不應該同時出現的字眼,卻又是Elias理論的核心,令人想起「新教徒的倫理The Protestant Ethic」開頭也連結了「獲得」與現代資本主義的「苦行主義」。Elias Weber這兩個平行且互補的性格再次被看見:如果現代經濟社會來自於「獲得」與「苦行主義」奇怪的結合,現代政治社會則來自更奇怪的「文化教養」與「暴力」的結合。

重建Elias的問題可以透過介紹第三個元素來完成,也就是連接「文明崩潰之後的個人經驗」與「文明與暴力之間的令人困惑的暴力」。

這個只有紳士可以參與的完美禮儀,其中的作用包含了「最後的暴力」。這引出了「文明的進程」中的兩個部分「理想的典型」與「真實的典型」,一方面關心禮節與禮儀,另一方面則是暴力。

「文明教養與暴力」這二元並立的概念是Elias的理論的基礎,支撐了「宮廷社會」一書的精神與書寫。Elias 把「文明教養與暴力」發生的場域與時間界定在宮廷之中,也就是那個被稱為專制主義的時代。宮廷並不是被現代中產階級領導的社會形式所打倒,而是像一個幽靈一樣,在現代社會中具有影響力並留下了許多印記

三、 禮儀與宮廷

「文明的進程」順著「宮廷社會」的主軸繼續發展,因此Elias 在巴黎的時期可以繼續他的論述。但是根據他自己的說法,「文明的進程」是因為他在倫敦大不列顛圖書館看到關於禮儀的書才開始的。他得到的第一本書是1672Courtin「禮儀新論」,但很顯然「文明的進程」應該遭遇到更老的文本:Erasmus的「孩子的禮儀(On civility in children)」。

Erasmus
的這本書在歷史上並沒有重要的地位,但是他連接了人類哲學中相當重要的兩個網絡:教育與宮廷禮儀。「孩子的禮儀」在一個重要的過渡時期(1520年)被出版,因此值得從「宮廷社會」中挑出來加以注意。「孩子的禮儀」對於Elias的「宮廷化的武士」有十分重要的中介地位:當Erasmus那禮貌的精神被插入已經成為制度僵化的宮廷中,宮廷社會的印記形成了。

核心問題也就是「宮廷社會」一書一開始所呈現的:在發展中的歐洲社會,個體被附著在一種宮廷的形式裡,從此獲得了一種特殊印記。什麼東西把他們約束在一起?又是誰用這種方式為他們加上印記?

四、 空間:封閉的公共團體(Space: closed institution

Elias
把他的重要觀念與方法安排在「宮廷社會」一書的第一章,開展了他嚴密的敘述以及對於宮廷結構的分析。同時也讓重要的三個中心概念登場,分別是「可見的visibility」、「互相依賴性interdependence」、「勾心鬥角strategic games

Visibility
可見的

封閉環境理的社會生活經由無所不在的表象被描繪出來。一群人聚居在一個相對小而封閉的圈子裡,他們的言行舉止都會公開在其他們面前。於是,每天都要進行的例行工作會更顯得重要,尤其是那些會被看見的部分。那些「自然」的行為如吃、喝、臥房或洗手間中的行為舉止、打噴嚏、吐痰等等,因為有其他在場者的緣故而需要規範。

這種普遍的彼此「在場」,造成了一個強大的均一化傾向,一個「有效的大眾化」。這種「可見性」的狀態會內化於每個人的「自我表述」。並在社會中持續運行。於是規範變成了「必須」。

國王籌畫的這些瑣碎細節於是變成一種宮廷式的禮儀。具體的說,物質財賦必須被表現出來(尤其是大型建築物),金錢不能儲蓄而必須拿出來花用等等。根據百科全書的說法:「宮廷必須設計成如此:『可以彰顯生活在這裡的人是什麼身份』」。

最後,這理論體系與信仰系統有一個根本的結論:就理論言之,由於那無所不在的可見性,「表演」將會滲入「真實」之中。就信仰言之,太陽王(法皇路易十四)的隱喻是一個尤其特別的圖像:假使真實的宮廷社會,透過權力使統治者變得「不可見」,則民眾也無從信仰他。這是可能存在的情況,民眾一定要看見才能信仰,這種情況之下,神的存在(基督教的核心)將會失去他的意義,並且轉換成非宗教性的需要。路易十四是一個「可看見」的太陽王,於是成為百姓的信仰?

如果Weber在「新教徒的倫理」裡找到「非信仰」的源頭的話,那麼Elias就是在「宮廷式的倫理」之中發現了另一個互補的源頭。

Interdependence
互相依賴

活在封閉公共空間次重要的就是互相依賴了。這個概念是Elias社會學中被廣泛使用的商標之一,Elias使用這個概念去超越「社會」與「個體」這兩個分離的概念。

在「文明的進程」之中,他明白指出他的重點在於「互相依賴的動力」,這來自於兩個源頭:「國家控制的粗野暴力」以及「非官方控制的經濟資產」。他主張「這兩者來自於人們互相束縛的鎖鍊」,就像他們是絲線上的木偶一樣。

Elias解析為何一個現代構造中會留存一個古代「印記」時,他發現宮廷社會與現代社會有一些相似處,也就是那互相依賴的系統:結合了鍊條的鎖,這是這印記最早的例子。而「宮廷社會」敘述宮廷裡的互相依賴系統:

互相依賴鎖鍊內的每個人都小心的維持自身的名望,來保證其他人的一舉一動都符合戒律,因此每個人都自動的被其他人所控制,任何「界線外的舉動」都會損害其他人,因此個人要打破這條界線是十分困難的。

這是一個緊密連結的循環,不論是多麼全能,就算是專制王朝的皇帝,也深深的陷入其中。高層階級互相依賴的特性,帶來了一種存在於封閉公共空間的印記,也就是宮廷社會。

Strategic games
戰略競賽(勾心鬥角)

在宮廷社會,每件事情都完成在其他人(每個行動都互相依賴(監視?)的人們)的面前。這不僅是一個機械性的儀式,也伴隨著人與人之間永遠有一個戰略競賽(勾心鬥角)

宮廷是一個充滿陰謀的地方,這是每個文史工作者都知道的。Elias給這件事情一個社會學的分析。宮廷社會中的個人不是簡單的被放在一個陰謀或某個大人物預先撰寫的劇本中。有相當多的演員是孤立無注的。他們生活上的一切無時無刻都在防備其他人且勾心鬥角著。

這是一種「合理的」宮廷生態,與科學的、中產階級那種經過為了勝負而預先計畫的生態不一樣。

這情況源自於宮廷社會中重要的「權力」。經濟上的財產關係,文化上的知識關係,毫無疑問的都無法分離這種權力關係。在宮廷社會裡,權力關係凌駕於所有關係之上,他是普遍而無所不在的。

Elias
很快的指出,這不是因為某些特別優秀的個人,也不是因為同時代有個強而有力的領導人,而是因為宮廷社會「成形」的結果。「封閉」迫使個體在其中不停地競爭。這導致宮廷階級中的人變得十分的焦躁不穩定。

宮廷社會的生活是不平靜的,宮廷成員永遠逃不出這個巨大的圈子。他們施壓於每個人,為了聲望、地位而鬥爭。鬥爭與陰謀等在這個社會階層是沒有休止的,這些事情使得他們沒有安全感。

霍布斯的學說,在這裡的解釋似乎比放在「自然狀態state of nature」還要好

注:霍布斯Thomas Hobbes (15881679),主張「自然狀態」下的人類會導致混亂與失序,為了和平與秩序,人們必須將所有的權力和力量都交給國家,即統治者(君主)。統治者的權力(主權)是絕對的,不可轉讓和不可分割的。如果實行分權,國家就不成其為國家。

我們都知道知識建構的過程不可能遠離權力,但是勾心鬥角的競爭以及宮廷社會中的陰謀是一種特殊典型的知識。人類在不同情況下如何採取行動的知識,這需要一種「觀察的藝術」,並且屬於有能力紀錄它的人。

在這種情況之下,當權者必定要練習這種典型的特殊權力,而未必需要「能力卓越」或「充滿遠見」的領導人。宮廷社會中的代表:太陽王路易十四,就是一個能力平庸的個人。他的才能在於平衡的「藝術」,而這是運作宮廷機器的基礎:國王要懂得分割他們、統治他們。我們觀察到路易十四的確在他的宮廷中經由精確的權力關係受益,並且小心的維持一個緊繃的平衡。他確實的描繪他的角色:身邊每個人的一切生活細節都圍繞著他,對他的動向感到好奇。

權力與社會形式的關連值得注意,尤其這種印記在現代社會仍然存在。Elias入分析了權力在互相依賴體系中的運作,競爭、平衡。而我們注意到宮廷社會可作為一種典範,社會的成形來自於個體的推動,尤其來自於個人對於特權、身份的權力的強烈競爭。

Arpad Szakolczai
拋出了幾個問題:這個「重要的典範」是否被限制在瞭解「動力」?歷史轉變的深層秩序只存留於現代社會,還是適用於所有的人類社會?這概念化的權力加諸在每個個體之上,是否也成形於「一個」個體之中?

Elias
在受限的封閉社會論述互相依賴或勾心鬥角,要思考如何與一般社會生活比對。同樣發生在傅科身上,1970年代早期,他設想無所不在的權力滲透了社會生活的每一部份,而在傅科後期的工作,那自由個體勾心鬥角的權力關係已經接近不切實際的理想化。

綜合邊沁的「圓形囚室Panopticon」與「宮廷社會」中的互相依賴以及勾心鬥角關係,可以創造一個新概念:「strategification」,代替勾心鬥角中的權力關係或普遍的互相依賴系統。這是現代西方社會的進程,也就是人類關係被增強到互相依賴的勾心鬥角競賽中。

注:傑里米?邊沁(JeremyBentham1748215183266),英國哲學家、法學和社會改革家。他是最早支持功利主義和動物權利的人之一。他在十八世紀末提出了Panopticon這個概念。Panopticon由中央樓塔與圓形的囚室組成,每個囚室都有一扇作通光之用的窗及一 扇供中央監視的窗。在囚室內的犯人無法看到樓塔內的情況,而樓塔內的人卻能清楚地看到囚室的情況,犯人無法得知樓塔內的人在甚麼時候看著自己,於是假設自己每個時刻都被監察著,不敢作出有違規條的事。

在大多數的社會中,人類並不是單純地互相依賴與競爭。他們並不會根據禮儀和諧的扮演自己的角色。人的關係大多建立在個人意義上的認識彼此,好的或不好的,這些關係會被分類為各種種類,如家庭、親屬、鄰居等等。這些關係不需要一個可看見的證明,且人類的這種關係不會變成二選一的從屬,支配或者被支配。人類的關係在政權的快速轉變中一日復一日的轉變為勾心鬥角,這是現代社會長時期演變所表現出來的特徵。

特殊時空因素所形成的宮廷社會在現代社會留下了印記,而現代社會穿過這些印記留下了文明。

五、 心理學的角度

習性構成大多聚焦在自我控制上,因此Elias有時會強調:不僅僅因為「可看見的」,那些對其他人的恐懼,其他人的存在、競爭、壓力也是習性的起源。但他同時討論羞恥與厭惡的內在化,那引導個人「羞恥臨界」與「難堪門檻」的發展

在其中一個陳述中,Elias稱這種建構為「機械裝置」或「貼上印記」,這概念十分接近傅科論述性慾的「生產機制」概念。最終結果是產生了「社會轉化socia l transformation」,一種心理學建構的變化。也就是大家所說的「文明」,導致了社會組織的全面改組。

注:「生產機制」(apparatus),重點是自我的技術(technologyof self,由個人界定自己的本質、選定方法,並調整目的與環境間的配合等不斷地操作。其具體表現於對自我的關懷(take care of oneself)、對自我不斷檢查、反省,告解及對自我的相關知識深入探詢等行為上。這些相當詳細的各種物質化身體操作。

Elias
有時候也會驗證一般人的心裡轉化,儘管他也承認宮廷社會中的人格結構變化,並不能排除來自人類「自然的變化」。但無論如何,他此階段的歷史研究從「封閉的空間」中獲得了相當多的意義,關於大時代的分析則是在下一個階段

六、 時間:變革時代(Time: periods of transition

宮廷社會的成形不能只考慮封閉的制度空間,還要考慮一個特殊的時間點:變革時代。這是「宮廷社會」與「文明的進程」都強調的一點。早先,第一個歷史時期主張宮廷社會出現於十五至十六世紀,那是個從一個支配平衡到另一個的過渡時代;後來,「開化(文明)是一個人類行為的一個特殊轉換時期」這一章介紹文藝復興時期是一個「過渡時期的社會」。

宮廷的出現是一個非常特別的過渡時期,這時代面臨了權威的瓦解,也就是教會至高無上權威的衰落。此外,宮廷也在這轉變時期開始自我轉變。中世紀的宮廷有一個非常獨特的特徵:他們是流動的,沒有一個固定的場所。當帝國內的商品都集中到中央,那裡國王與他的宮廷正到處移動以便維持正義以及消耗他的收入。這行為停止在十六世紀,當最後一個偉大的王室舉辦「法國旅遊」於15641566

這個重要的變革時代的確是研究的基礎,但往往被當作歷史分析的出發點(作為透視問題的依據),Elias 則一再強調歷史沒有所謂的原點(zero points)。歷史社會學關心的是當下,而回溯到過去的時間去尋找特殊的變革時代,是否有問題被提出,有無特殊的關連遺留印記直到現在。舉例來說,來自透視「壟斷中央控制的傾向」,也就是Elias所論的專制時代:「人類第一個偉大的變革時代」

研究變革時代以及時代的印記衝擊是十分重要的,根據Elias長期的觀察:「我們自己現在就在變革當中」這表示「我們的時代絕不是終點」,在結構上與此相似的是「充滿未解決的緊張局勢」以及「公開的整合過程」。這樣的反省可以讓我們得到更清楚、正確的思考:「轉變中的時代,就是舊的標準開始被懷疑,而新的標準卻尚未凝固成形」

就像是「封閉的公共空間」有一個心裡學上的反應一樣,時代的轉變也是。這個時代的特徵是個人常有疏離的經驗:「他們分居在世界的不同位置」,使他們不能確定人際關係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疏離造成了人類內在與外在都出現巨大的裂縫。
_________________
村寨網:http://ethno.ihp.sinica.edu.tw/
郵件帳號 wistpai@asihp.net
聯絡電話 27829555轉分機282
辦公室:史語所文物館404

wist
星期三 十二月 31, 2008 2:26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1 16:55:02 |顯示全部樓層

有關ideal type的翻譯

二編:陳志旗 2012/02

補充一下,ideal type也許翻譯成理念型會更清楚些。在我的印象中,這是一種被設想出來的類型,它可以不用符合現實中某種存在的事物。但有助於我們將複雜的現象簡化為數種類型,以進行分類與比較。這在Weber的社會學方法論中還挺重要的。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1 16:56:44 |顯示全部樓層

Re: 有關ideal type的翻譯

root 發表於 2012-2-21 16:55
二編:陳志旗 2012/02

補充一下,ideal type也許翻譯成理念型會更清楚些。在我的印象中,這是一種被設想出 ...

二編:陳志旗 2012/02

原來如此
這些社會學術語困擾我很久說....
感恩啦
_________________
村寨網:http://ethno.ihp.sinica.edu.tw/
郵件帳號 wistpai@asihp.net
聯絡電話 27829555轉分機282
辦公室:史語所文物館404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2-10-12 00:45:37 |顯示全部樓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2-12-22 13:54:52 |顯示全部樓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3-3-23 21:37:13 |顯示全部樓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4-6-28 23:46:22 |顯示全部樓層
要顶的啊,楼主辛苦了,谢谢











http://3gxh.net/sitemap.html   http://www.x3yy.com/sitemap.html   http://ppspps.org/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4-7-4 14:04:06 |顯示全部樓層
我惊呆了,好贴啊,很难得的好贴











http://zhishijia.org/sitemap.html   http://qxycqr.com/sitemap.html   http://3gxh.net/sitemap.html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4-7-10 12:28:52 |顯示全部樓層
非常感谢~~~~~~~~~~~











http://www.x3yy.com/sitemap.html   http://qxycqr.com/   http://www.tzingchu.com/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GMT+8, 2019-11-20 18:44 , Processed in 0.037340 second(s), 9 queries .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版權所有© 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