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忘記密碼
 立即註冊
搜尋
查看: 2779|回覆: 9

歐洲的邊境研究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2-2-21 17:09:24 |顯示全部樓層
二編:陳志旗 2012/02

閱讀篇目:

Ulrike H. Meinhof, Heidi Armbruster, Craig Rollo. 2002. “Identity Discourses onEast-West Borders in Europe: An introduction.”In Ulrike H. Meinhof, eds., Living (with) Borders: Identity Discourses onEast-West Borders in Europe. Hampshire:Ashgate Publishing Limit, pp. 1-14.

導讀人:王明彥

一、研究背景說明:

廿世紀的最後十年當中,原本西歐與東歐的界限發生了本質上的改變,最主要發生了二件事情:一為歐盟的成立,所有聯盟內的會員國居民,可以自由往來聯盟會員國的境內,甚至在國家邊境的人民,亦可以取得鄰近的他國地區的身份證明,不需護照即可自由進出;二為東西德的統一。

在二次大戰結束至蘇聯瓦解的這段時間,某些地理邊界在本質上也成為社會、經濟、政治制度的邊界,這些沿著所謂的「鐵幕」而形成的邊界,也都設下層層關卡,做到滴水不漏的地步。但是即使在所謂的「社會主義國家」之間或之中,依然也存在著邊界,它們不只把這些國家孤立起來,甚而這些國家當中的某些邊境地區,亦因著邊界而孤立於自己的國家之中。

在更早之前的兩次世界大戰之間與二戰期間,常常因為政治或戰爭的因素,使得邊界經常處於一種變動的狀態,以德國/波蘭、匈牙/奧地利、奧地利/斯洛維尼亞等地的邊境為例,這些使用兩種以上語言,並且有多個種族居住的邊境地區,其邊界的劃定亦經常隨著談判的結果而有所變動。

該研究是歐洲聯合跨學科的學者與其研究團隊的研究成果,著重在被邊界隔開的邊境地區之間,這些地區在其獨特的政治地理環境中,有其明顯的特殊之處,它們不只是同樣具有類似背景的地區的典型案例,也足以堪稱為歐洲其他經歷過社會、政治巨變的地區的典型案例。這些邊境地區包括了德國/波蘭、德國/捷克、奧地利/匈牙利、奧地利/斯洛維尼亞、義大利/斯洛維尼亞等地,其中比較特殊的是過去的東、西德邊境地區。

隨著東歐國家加入歐盟,原本東西歐的界限逐漸模糊,但在該研究當中有一個例外,即過去東西德之間邊境的聚落。該地區雖然過去社會制度不同,但現在都在同一個政府與歐洲結構之下,且對國家的擁戴亦無不同,它們都同樣受到過去歐洲發生的事件,以及曾經在它們中間出現過的邊界所帶來的精神創傷。基於與該研究中的其他地區的不同,因此採取更深入的比較觀點來作探討。

二、研究案例背景介紹:

該研究討論的區域包括前東西德之間的邊境聚落—Bundeslander of Thuringia and Bavaria、義大利/斯洛維尼亞之間的Gorizia/Go rica and Nova Gorica、奧地利/斯洛維尼亞之間的Eisenkappel/Zel ezna Kapla and Jezersko、奧地利/匈牙利之間的Moschendorfand Pinkamindszent、德國/捷克之間的Barensteinand Vejprty、德國/波蘭之間的Gorlitz and Zgorzelec等。

(一)東西德之間的邊境聚落—Bundeslander of Thuringia and Bavaria
該項研究當中訪談了5Thuringia的聚落,以及2Bavaria的聚落,這些聚落過去分別隸屬於東西德境內,其中甚至有一個聚落是邊界直接從中劃過,成為類似柏林的情況。這些過去隸屬於東德的聚落,不只被孤立於西方之外,甚至因為其處於需要經過特許,才能進入的安全管制區域之中,而更是孤立於東德其他地區。

(二)義大利/斯洛維尼亞之間的Gorizia/Goricaand Nova Goric a
Nova Gorica
是在1948年建立的新市鎮,它並不是從Gorizia/Gor ica分出來的。而Gorizia/Gorica在二戰之前都不是屬於邊境的市鎮,它原隸屬於奧匈帝國境內,直到奧匈帝國瓦解之後,在巴黎和約當中才決議割讓給義大利。在人口組成方面,Gorizia/Gorica除了有說斯洛維尼亞語的族群居住外,亦有Friulians以及來自沿海地區的斯拉夫裔的義大利人;而Nova Gorica則是以斯洛維尼亞人為主,間有少數前南斯拉夫的移民。

(三)奧地利/斯洛維尼亞之間的Eisenkappel/ZeleznaKapla and Jezersko
Eisenkappel/Zelezna Kapla and Jezersko
過去均隸屬於奧匈帝國,帝國瓦解之後,才分屬於不同國家,Eisenkappel/Zelezna Kapl a是以德語為主要語言。二戰之後,由於東歐共產政權的建立,使得邊界的控制更加嚴格,但由於Tito所領導的獨立運動,成功的自捷克脫離之後,邊界的跨越更加容易,甚至於1960年代就廢除了往來簽證的限制。

(四)奧地利/匈牙利之間的Moschendorfand Pinkamindszent
在一戰之前,Moschendorf and Pinkamindszent均隸屬於奧匈帝國,一戰之後,則是以語言的不同做為邊界,區分為奧地利與匈牙利。二戰之後,這條邊界更是區分著西歐與中、東歐不同的社會、經濟、政治制度,隨著冷戰結束與共產政權的垮台,二者之間的邊界限制亦變得越來越鬆懈。

(五)德國/捷克之間的Barensteinand Vejprty
Barenstein
Vejprty這兩個城鎮位於河的兩岸,這是歷史上介於薩克森與波希米亞之間的邊境,現在則是捷克與德國的邊境。在這個案例之中,邊界並沒有在空間上作移轉,但是在意義上卻隨著時間而有很大的改變。在上個世紀,較年長的受訪者一生當中經歷過許多混亂的情形,例如希特勒的入侵、成為德國的佔領區、1968年時東德軍隊鎮壓「布拉格之春」革命運動等。在靠近捷克的邊境中,較年長的一代並不是土生土長的,在二戰之後,很多來自波希米亞地區的捷克人,被重新安置在這個區域。而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在該區域土生土長卻消失的世代,卻在河對岸的Barenstein出現,而很多來自Barenstein較年長的受訪者,卻在河的對岸展開生活。

(六)德國/波蘭之間的Gorlitzand Zgorzelec
在二戰之前,Barenstein and Vejprty同屬於德國境內Gorlitz的城鎮,二戰之後,同盟國劃定以OderNeisse兩條河為德國與波蘭的邊界, Gorlitz的東邊則畫入波蘭境內,德國人陸續搬離,波蘭人則由被蘇聯佔領的區域遷入。在戰後德國雖然喪失了一些領土,但在河的西岸保留了相當多的公共基礎建設,因而得到發展經濟的益處,這可以自過去55年來的發展可以得知。但反觀河的東岸自1970年代至1990年代,邊境的監控時緊時鬆,使得發展嚴重落後,但自革命之後,邊界的控制減少,並且又逐漸加入歐洲的相關組織,如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歐盟等,發展落後的情形正在逐漸改變。

(七)家庭中的三個世代:
除上述針對不同區域進行研究外,該研究亦針對這些區域的人們的文化認同,以及他們如何透過日常生活中的對話和論述(narrative)來建構和確認這些認同。此外,在高度變化的社會政治環境中,人們處理這些混亂和壓力,以及這些外在世界進入到他們每天的論述、故事和記憶的程度有多少,甚至是人們是透過同一個生活圈的單一關係,或者是透過國家、區域、在地或是跨國等圈外的複合關係來定義自己等諸如此類的議題,也在研究範圍之內。

該研究選取了三代均居住在上述地區的家庭,在某些案例中甚至選取了四代,每一個世代都經歷過在社會、經濟、政治上,產生與其日常生活造成衝突的轉變。這些不同世代所擁有的不同經驗,可以讓我們追溯處於社會、政治都進行巨大改變的世界的生活經驗,與同一時間、同一家庭當中的不同論述與評價模式之間的互動關係。

三、研究方法:

在訪談方式上,該研究提供照片或影像給受訪者,當作是非字面性的線索,如此可以避免許多偏見,這些影像包括這些邊境在被分開前後的各個不同階段,並且是可以馬上辨識出來的影像,例如橋樑、邊境管制區、哨所、武力入侵或是東西德的和平統一等。

四、論述與認同:

上述的方法獲得很好的成效,這些當地地標的影像,提供了受訪者相關的集體記憶和認同的來源,研究所使用的影像在各自的邊境區域裡,成為具有代表意義的符號,受訪者會有如民族性、國家故事或是共產主義、資本主義等相關的陳述。也就是說,藉由陳述這些影像與受訪者之間的關連,受訪者就能針對受訪的議題提出他們認為適當的陳述。這類論述在訪談所提出的問題中,已經遠超過個人的範圍,進入到政治或歷史的範圍。

這種在論述的本質上跨越到政治和歷史的轉變,在世代之間的研究最為明顯,對於某個主題的回憶,圖像敘述和在同一個世代中的訪談,要比起跨越世代的訪談更能與同時代的人進行比較,這清楚的指出個人的論述總是和某個特殊的歷史時期的大眾論述交疊。

這些在受訪者內部所形成的故事,大多結合了個人歷史、社會記憶、社會與政治分析、軼聞趣事等,然而比起用這種方式來分類,把它們當作是因著人生當中,片段的特殊文字性畫面,或是某一範圍的狀況,所形成的「論述」是比較好的。

Somers
Gibson兩位學者曾經對「論述」做出定義:「論述」是深埋在時空當中的各種關係的群集,……,確實「論述」的主要特徵,就是藉由連結被建構起來的結構的每一部份,或是由具象徵性的、習慣性的常規慣例所組成的社會網絡來提供認知。

論述是一種瞭解事件、經驗和社會關係的過程,它包含了選擇性、評斷和鍊結的製造。在該研究中顯示,訪談者的故事不太具有時間順序,他們根據有意義的情節,將人物、事件、歷史時間連結在一起,這種情況確實表現出很高的選擇性。敘述化(Narrativization被認為是認同的基本過程,而認同被理解為自我瞭解、連結、歸屬的觀念,在論述之中,我們瞭解我們是誰,定義與他人的異同之處,以及解釋我們從哪裡來。

在訪談資料中,論述的範圍小自個人生活故事的敘述,大到像「工人階級英雄」、「對抗納粹的游擊隊」、「歷史的受害者」這樣的論述認同,它們被散置在媒體對於「歐洲與經濟穩定」、「移民與邊界安全」這類的討論之中,甚至到最後它們回應了這些「主流論述」,而被定型為如「共產主義對抗資本主義」、「東方對抗西方」、「民主的勝利」、「文明的衝突」等諸如此類的論述。該研究中採用的「三個世代」的研究方法說明了人們繼承這樣的故事,並且同時將它們予以定位,這種敘述化同時賦予與強迫某種特定認同的標定。

如同SomersGibson所強調的,並沒有一種可以預測個人如何體現論述的方法,原因在於深埋在不同論述網絡之中的複雜社會關係,以及在不同的時空轉換中,我們回應某些故事的方式。在自我的敘述化當中,大眾與文化論述亦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這種「主要」故事通常和我們所謂的種族的、地區的、國家的認同有關,它們關鍵地體現在「跨邊界的觀點」之中,並且在這些邊界聚落裡面提供最立即的不同點,論述者通常藉由主要論述的手段,來做出強而有力的認同宣告,在這樣的取向之下,主要論述同時也能展現存在於邊界跨越之中的分歧。

在過去的東西德邊境地區,很多的自我描述性論述都聚焦在行為上,這些都是設定在國家與個人層面當中,一種不間斷的一致性經驗。他們對於行為的論述,明確地表達出過去東西德之間,所認同的位置與其不同之處,同時,有關於行為的修辭,也提供了從情感的回應與分歧的調和到團結的國家實體過程的認同改變。

在義大利/斯洛維尼亞邊界之間所收集到的自我論述,並沒有很清楚的有自我與他人的分別,人們的故事都集中在個人與歷史的關係,以及個人與已經成為歷史的聚落之間的關係。兩邊的受訪者以一種記憶性的語言來描述自己,有些部分會刻意的遺忘或記住,譬如對於造成兩邊聚落分割的義大利法西斯主義,以及之後的一段期間所造成的歷史性創傷,在人們的論述中,有著一些差異:義大利的受訪者,普遍忘記法西斯主義,並且沒有任何談論起斯洛維尼亞人的部分;而在斯洛維尼亞的受訪者中,他們固然提出了對於法西斯主義的反抗與受害的期間,但是大多數的人對於歷史的不滿,採取沈默的態度,只是為了能與義大利人促進正常的關係。

在德國/捷克之間的邊界的主要論述,是圍繞著歷史的自我認知而展開的,德國的法西斯主義以及1938年入侵捷克的創傷,仍然清楚呈現在人們的故事當中。但是就像義大利和斯洛維尼亞邊界中的義大利受訪者一樣,德國的受訪者採取了遺忘的策略來處理這類的問題,而捷克的受訪者雖然提到了抵抗的議題,但與斯洛維尼亞的受訪者一樣,對於敏感的議題採取迴避的策略。在上述兩個案例當中,似乎每個世代的每個人都利用了迴避的論述策略,只為了使還未能解決、潛藏著衝突的邊界關係能得以淡化。

儘管奧地利/匈牙利之間的邊界並不是因為在歷史上有所衝突而造成的,但在論述上面仍充斥著「安靜」的論述,在論述當中刻意遺忘的部分,包括1921年之前的舊邊界以及過去的冷戰時期。邊界兩邊的人們將邊界視為過去的實體界限與現在生活的限制,在匈牙利這邊的人們,將邊界視為現今生活困苦與經濟發展受限的主因;而在奧地利這邊的人們,則將邊界視為暴力、移民、文化落後等問題的來源。

邊界的實質重要性在奧地利/斯洛維尼亞的例子中提升到另外一個層面,邊界的獨特物理性質成為一種經驗性的空間深植於人們的論述當中,人們不只在邊界當中體驗自然之美,亦從中尋找其獨一無二的跨邊界衝突。由於跨邊界的觀點並未明顯存在於奧地利/斯洛維尼亞的邊界論述,因此邊界的概念更多樣化地呈現在不同的論述當中,這也反映了廣泛的歷史與地理政治力量關係影響了奧地利人與斯洛維尼亞人的生活。

邊界的空間經驗在德國/波蘭之間的邊界論述中被提出來,由於兩座市鎮的都市空間剛好被一條河流切過,因此這就成為住在這裡的人們的認同結構中的主要因素。波蘭這邊的城鎮居民試圖將Gorlitz入他們自己的居住空間的論述當中;Gorlitz的另一方面的居民,則認為按照它目前所呈現出來的狀態,並不需要透過具體的呈現Zgorzelec來解構Gorlitz
_________________
村寨網:http://ethno.ihp.sinica.edu.tw/
郵件帳號 wistpai@asihp.net
聯絡電話 27829555轉分機282
辦公室:史語所文物館404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2-10-12 23:13:22 |顯示全部樓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2-10-26 06:16:27 |顯示全部樓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3-1-8 22:44:39 |顯示全部樓層
哈 谢谢啦 !谢谢分享












昆明火腿月饼团购  http://www.99ynyb.cn/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3-3-30 14:41:31 |顯示全部樓層
支持一下!!呵呵











金桐俊  陳紅  張韶涵    西蒙   姚子羚   傅淼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3-4-15 06:36:03 |顯示全部樓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3-5-11 11:56:47 |顯示全部樓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4-6-4 05:00:49 |顯示全部樓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4-6-21 04:47:22 |顯示全部樓層

註冊會員

Rank: 1

發表於 2014-6-30 16:31:49 |顯示全部樓層
谢谢了。。。 我很赞成,继续努力吧











http://shoppingbuy.org/sitemap.html   http://shopgo.org/sitemap.html   http://zhishijia.org/sitemap.html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立即註冊



中國西南少數民族討論區

GMT+8, 2019-11-20 18:40 , Processed in 0.035864 second(s), 11 queries .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版權所有© 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頂部